本章内容为《木槿花西月锦绣》48第四十五章孔雀东南飞一的全文阅读页
混混小说网
混混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重返乐园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全本小说 畸爱博士
好看的小说 天才相师 步步惊心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异世邪君 武动乾坤 一柱擎天 九阴九阳 天才狂妃 百炼成仙 超级保镖
混混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木槿花西月锦绣  作者:海飘雪 书号:47494  时间:2018-11-27  字数:3536 
上一章   48第四十五章 孔雀东南飞(一)    下一章 ( → )
  我大声喊了起来:“非白救我,我在这里啊。”

  琴音越起来,如惊雷划破长空,照亮森的黑夜,那琴音仿佛回应着我的呼救,完全过了那笛声,含哀伤的甜蜜,失而复得的狂喜,又似切切地安慰,密密地承诺,悄然驻进我的心窝。

  我的泪水汹涌而出,非白在附近,可是齐放明明说大哥的援军要等天明之际进城,难道是非白偷偷进紫园来了吗?

  我正再喊,笛声却尖锐起来,似乎发怒了,抬我肩膀的小童一点我的哑,不声不响地继续走。

  我小腿的鲜血洒下,听着长相守越离越远,笛声越加乖张清越,却是口不能言,焦急万分,这两个活死人般的小童要带我去哪里呢?

  月轮清洒,我们的眼前无声无息地飘下一个撑着白伞的女子,她幽怨地站在那里,白衣,白裙,打着白伞,慢慢转过来,她额上一抹白色抹额,头上簪着白花,一张俏脸却如花旦一样,敷着极白的粉,黛眉深勾,双目如桃花飞,那双红得似要滴出血来,夜晚下,竟比那可怕的小童还要令人胆寒。

  她飞过我们身侧,白伞轻轻一转,那两个小童还没来得及出手,已四分五裂。

  我眼看要重重地摔在地上,她那乌黑的指甲一伸,轻轻托住了我,单手扶我起来,但她没有解开我四肢的道,却解开了我的哑,把我往腋下一夹,往前飞去,我疼得呲牙裂嘴一番,看着她妖媚的侧脸,竟然吓得开不了口呼救命,许久鼓起勇气:“请,请问您是谁。”

  她头上的白纱在夜空中长长的飞舞,滑过长空,飘过清月,她微侧头,水漾的目光瞥向我,冷咧得我不敢再多言,她的娥眉忧愁地轻蹙,朱轻启:“未亡人。”

  她的声音很慢很轻,却在半空中引起悲伤的回响,此情此景让我感到倩女幽魂中的小倩也不过如此,我的汗前所未有的生长着,于是我就在那里哆嗦着闭了口。

  笛声传来,我们的周围又有小童的身影飘至,非白的琴声也隐隐地传来,好像是在搜寻我,那未亡人在空中呜咽了几声,如鬼低泣,漫声唱道:“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今斗酒会,明旦沟水头。躞蹀御沟上,沟水东西。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竹竿何袅袅,鱼尾何簁簁。男兒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她所唱得正是卓文君的白头,那声音明明清幽婉转,却如金刚利箭穿破夜空,瞬时那笛声不见了踪影,小童的身影在西林之中踯躅不前,非白的琴声嘎然断裂,尾音变调着隐在夜空之中。

  我听得耳膜疼了起来,头晕晕地,喉间血腥漫出,恍惚间,那未亡人带我来到一座熟悉的宅院门前,她停住了唱,解了我的道,将我推入门内,我幽幽清醒过来,然后诧异地发现她竟然将我带入了西枫苑。

  西枫苑的宅子没有被焚毁,月光下的梅花森森立在那里,幽冷地看着我们,庭院中大雪积了很厚的一层,以往非白总要韦虎和素辉把雪扫得干干净净的,去年我还和素辉在雪地上堆了个雪人,谢三娘为哄我们高兴,在自己的箱子里给那个雪人找了件红衣服,谢三娘身材胖,那件红衣服就正合适大雪人,素辉那时还瞎起哄,说这件红衣服一定是三娘嫁给他爹的喜服,三娘抡着肥巴掌要打他,他躲到非白的轮椅后面,非白还是冷着脸,淡淡地训了素辉几句,可是他漂亮的凤目却盯着红梅雨中的雪人,我知道,他其实也喜欢这个雪人。

  往事一幕幕浮现在我的脑海,我在那里痴痴地想着,未亡人把我拖进赏心阁,她附在我耳边:“告诉我进入暗宫的门口在哪里?”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冷冷道,退一步,离这个未亡人远一些,此人是敌非友尚不可知,先不可轻信,不料她如鬼魅欺近,双手紧扼我的脖子提了起来:“你既然作原非烟的替身,带着一千子弟兵从暗庄里冲出来,怎会不知道如何进入暗宫?”

  “你也知道我是从暗庄里冲出来的,哪里知道什么暗宫?”我拼命地呼吸。

  未亡人的手收紧了一些,幽幽道:“暗宫地入口也就是暗庄的入口,须知如果你再不说,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你那个弹长相守的人了。”

  我的眼前开始模糊,恨恨道:“我见不到他是我的福气。”

  她猛地放下了我,红的双目杀气微消,迷茫地看了我一阵,轻轻地反复重复着我的话:“我见不到他是我的福气。”

  “可是我却还是要见他,”她毫无焦距地瞪着前方:“我为了找他在西域晃了多少年啊…。。这世上有些人你总要见,有些事你总面对。”

  她忽地收了惑,诡异地笑了,另一只手却猛地一拧我受伤的小腿,我立时听到我小腿骨头断裂的声音,那伤口原本只是被那几个鬼小童的银丝勒出血珠,如今却扯裂了大口子,血如注,痛如专心,离地的小腿肚子上血滴滴答答地落在赏心阁的琉璃地板上。

  她终于重重摔下了我,我跌坐在我的血泊中,捂着血不止的伤口大骂:“你这疯妇,我与你无怨无仇,为何害我?”

  “你莫要怪我,亦不能怪我,”她幽幽道:“谁叫你被原家男人看上了,原家的男人都是魔,旦凡是被魔看上的女人便是摊上了这世上最悲惨的命运,所以原家的男人要死,原家的女人更要死。”

  她的目光闪烁着残忍地兴奋:“因为只有他们最宠爱的女人死了,原家的男人才会更痛苦。”

  “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冷冷道“我只是个小侍女,根本不是什么狗原家的宠爱的女人。”

  “你若只是个小侍女,那小孽障怎么会拼着振断心脉的危险来挡我的魔音功呢。”

  小孽障?那她与原家,还有非白是敌非友了,我的命真苦,刚出虎,又入狼窝啊!

  她站起来,美目缓缓扫视一周,最后目光落到谢夫人的画像神龛处,正是机关所在,她的目光对我一闪,扭转了画轴。

  谢夫人的画像收了上去,出暗门,她诡异地一笑,拖着我的伤腿闪进暗门,我痛叫着进入了黑暗的世界。

  呲地一声轻响,一团火光由一只乌指甲的玉手中散发了开来,微微照亮了暗道里的世界,展现在我们眼前竟然有两条巨大的通道,她的美目又转向了我,我着气道:“我是跟随别人逃命,黑灯瞎火的,根本不知道是那条。”

  她轻轻一笑,盈盈扭着肢,唱道:“梦里梦外俱是梦,路明路暗皆是路兮。”

  她一拂长长的水袖,拖着我走了右边那个通道。我暗暗叫苦,其实我隐略记得以前韦虎带着我和素辉走得是左边的通道进的暗庄。

  她咯咯娇笑了起来:“西枫苑历来都是原家暗宫的入口,能住在西枫苑的人,也就是暗宫未来的主人,二哥既然把西枫苑赏给你家主子,他当然知道这暗宫的秘密。”

  这个女人对此处如此熟悉?莫非她也是原家的人,既是原家人为何又对原家的男人恨之入骨呢?

  我的主子是非白,她口中的这个二哥既然把西枫苑赏给非白,莫非她口中的二哥是原青江?

  我冷冷道:“你说是未亡人,听你这口气,你莫非是原家未亡人?”

  她停住了疯笑,眼中一片神往:“以前,这里叫西泉苑,因是这里有治病的温泉。可是大哥嫌这个名字不好听,就改名叫西枫苑了,二哥总是偷偷带我一起溜进来找大哥玩,后来这个西枫苑归二哥了,那时的二哥还愿意同我分享一切秘密,于是我和明郎便搬进来陪他一起住。”

  她突然打开了话闸子,扯出一大堆人事,听得我晕头转向,不由问道:“那你的大哥呢?”

  她转向我,一灯幽烛下,她涂油彩的脸凑近我,勾画地过份鲜的双眸显得妖魅万分,看着我好像有点奇怪我不知道这个问题,她朱轻轻道:“他…死了。”

  我打了一个寒噤,她却继续神经质地说道:“他太弱了,误入这个地宫,碰到了一个暗煞,就再也走不出来了,”她伸出一纤长苍白的手指,指着我:“他就死在你现在坐的地方。”

  我骇然地单腿一蹦老高,踉跄地换了一个地方。

  “他太弱了,在原家可以为仆为奴,可以无情无义,可以狼心狗肺,卑鄙无,可以痴可以疯,但就是不可以弱,”她一脸鄙夷,仿佛说得不是他的亲哥哥“在原家的弱者就意味着死亡,他连暗宫一个小小的暗煞也对付不了,怎么可能接替爹爹的大业和明宫?暗宫的规矩,除了明宫主人可以来去自如,任何人不得擅闯暗宫。按理说,大哥是原家世子,原家的继承人,暗宫应该放他回到上面,可是那时的暗神太嚣张了,他认为大哥连家族也不能统领,更諻论是原家最厉害的暗宫了,于是他就由着那个暗煞将大哥活活打死了。”
上一章   木槿花西月锦绣   下一章 ( → )
白日衣衫尽重生之银河巨欢喜记四季锦侯门毒妃重生之名门贵重塑人生三十神奈川的高校重生之豪门千重生空间打造姜姒虐渣攻略
混混小说网发布的作品木槿花西月锦绣转载于互联网,作者是海飘雪,旨在提供书友阅读参考。若《48第四十五章孔雀东南飞一》涉及版权问题,请通知我们,收到反馈我们会将相关稿件删除处理,因为本站编辑人手有限,感谢各位的包容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