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何人初媚月》第三十五章福利全文完的全文阅读页
混混小说网
混混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重返乐园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全本小说 畸爱博士
好看的小说 天才相师 步步惊心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异世邪君 武动乾坤 一柱擎天 九阴九阳 天才狂妃 百炼成仙 超级保镖
混混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何人初媚月  作者:临河 书号:49873  时间:2020-3-22  字数:6725 
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福利(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幸亏在车子上,明坂虽然依旧是那副沉闷的表情,一路上都是微曲着身体,双手矜持的放在膝盖上的端坐样子,也不再理我。但是也没有失控的说出什么来。

  而我的样子应该是更加狼狈不堪,子上虽然已经是跌倒、滚爬扯开的各种破和裂痕,不过作为男人,略加整理后也还好说,但是外面的衬衣根本是被尾红直接划破成两半,只能用手拉住免得散得太开。

  以至于司机在我进来后,脸上一度出了惊疑不定的表情,只是看看明坂再看看我,表情又慢慢的变得和缓了许多,幸亏这位司机先生看上去一脸和气,一路上没有多嘴多舌,在明坂说完地址后就安安静静的把我们送到目的地。

  在司机师傅看来,我们恐怕只是一对在闹别扭的情侣吧。

  然后,这也是我第一次的拜会我这“一周的合作者”的家门。

  原来,曦月是住在这里啊。

  这里是在很久以前就开发完善的老城区里,独门独户看上去像是小小的别墅一样的两层楼房,就好像是动漫或者是电视剧里常有的那样。进了大门后还要穿过一个小小的庭院,然后才是真正进到家里的房门。

  哪怕是到了这个时间点也没有开灯,应该是和明坂曦月说的一样,父母都在遥远的京都上班,只有作为这个家族分支的长女的她独自留守在老家照看。

  在付过钱后,出租车正常的离开了。

  这样一来,这个本来就没什么人的路上不就变得只有我们两个人吗?

  之前在被“常识修改结界”覆盖的学校里还不觉得,我有些惴惴不安的看着明坂曦月,在从那位狐狸女士的居所里后,她被“修改过的常识和记忆”想必都已经想起来了,当然,我这段时间对她的所作所为,也一定被她记得清清楚楚吧。

  所以,明坂同学从学校校门走出来后,就一直低着头始终沉默着,脸上也阴沉得像是戴上了个冰冷的面具一样。

  这几天的亲密交往好像变得虚无般,不,搞不好是更糟糕的负面资产,我手足无措地看着曦月那熟悉的小脸,却感觉心理的距离无限地被拉长着,我又一次感觉到自己词穷了。

  这几天我对曦月做的事情说起来可大可小。严重的说起来,可以说就是赤的违背女生意志的强了。

  虽然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狐神的常识修正结界,可是终究是我做的,也是由我到,对明坂曦月同学的伤害也是实实在在的造成了。我实在没有脸面推到其他人身上去。

  就当我还在苦思冥想着要说什么比较好的时候,曦月淡淡的推开我,头也不回的向前走“我累了,想回去休息了…嗯,你也快回去吧。”明坂在门前停住了,留给我的背影只能看到帅气高的乌黑的马尾辫“还有,之前的事情还是要多谢你了!”明坂重新回到了那种清冷的声线,虽然就在前不久,我还亲眼见识过曦月的另外一面,可是…

  还是回到那样有礼貌、却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的样子了呢,明明…就在这几天的记忆里,明坂还不是这样子,不只是这样子的女孩。她也和普通的女孩子一样会哭会笑…

  我想说话,可是说不清的话语在喉咙口打转,最后,我还是颓然的垂下肩膀。

  只是,以后未必会对我这样了。

  事情已经过去了,我还是那个庸庸碌碌的我,她也还是那个宛如女神般的清冷高贵的女生。

  我讪讪的,将她给我的勾玉和破魔的小刀递还给她,在看着她好好的进入房间。然后没多久后,屋子里亮起了灯,才转身离开。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这倒不是因为其他的缘故,而是我总是没走多远后,总是忍不住走回去,在明坂家旁边的街上徘徊,注视着她家里的灯亮起又熄灭,直到路上再也没有一个行人,明坂的家宅也回归到沉寂后,才一瘸一拐的走回去。

  尾声:

  故事似乎就从此告一段落了,据明坂曦月同学所说,她破坏掉了笼罩在整个学校的无主的常识洗脑结界,辛辛苦苦地完成了“洗掉那些无辜被卷进来的人们”的记忆的任务。那种可以潜伏在都市之中,借助人心幻化出幻界的妖神也算是从我们这个小地方消失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按照她自己的话去京都旅游了,勉勉强强算得上是可喜可贺的大结局呢。

  就像是我玩过的大多数RPG冒险游戏一样,在一阵昂紧张的BOSS战后,伴随着悠扬优雅的BGM,一切的故事来了它的结尾,然后出现的文字大抵是些魔王已经被从国境里驱逐出去,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诸如此类的话。

  虽然有所偏差,不过大体上,差不多是这样吧。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明坂曦月她似乎对我网开一面,我的记忆还好好的留存在脑海里。难道这是因为所谓的血脉的微弱的“自净”能力,所以我也能算在具备灵力的知情人资格的一员?

  还是说那是明坂给予我的特别优待,我实在是不好说。

  在那荒的一周过去后,在结界消失后,一切都恢复了正轨。隼人还是那样青春洋溢的吸引着众多小女生的目光,龙也一样是在班上调皮捣蛋,但是也总有稀罕这样叛逆性格而上钩的小女生会红着脸偷偷找他。然后其他人也还是老样子。

  我也一样是恢复了波澜不惊的日常生活,和往常一样。就好像多了一段那么奇怪的记忆后,好像对日常生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改变一样。毕竟我也不是一个喜欢多嘴多舌的人,这么荒诞的内容,说出来似乎也不会被人当成恰到年纪的中二病,而是脑子里各种想入非非的情狂才对。

  不,改变的话,硬要说还是有一点的,明坂曦月的位置是很靠前的,一个是为了照顾她的学习,一个也是便于委员长这个职务和老师的沟通。换句话说,我课间的进进出出,总是要经过她的旁边。

  每当从她的身边走过,总让我想起之前那段荒谬中却唯一温馨回忆。

  她骄傲的笑脸,她无助的哭脸,她深藏在纯白色的水手制服里那副香香软软的可爱的娇小身体,那黑色的制服裙里那光洁可爱,柔软里却极富弹的合法萝莉小

  她可是无声无息的拯救了这个学校好几千人的大英雄,可是从来不居功也不因此自傲。

  可是却也是在毫无声息间,被我这样毫无存在感,并不英气,也不健壮,读书水平也不是多好的男生破了处。像是她这样保守、自爱的美少女,这恐怕也是一个遗留终生的遗憾吧。

  我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呢,某种意义上说,也算是我给她留下了一个永远的,未必是很好的回忆。

  像是她这样容貌绝美,头脑灵活,人生目标明确,性格坚毅的美少女,上了大学之后应该会有很多人追求吧。就算是和我有过那么一段,不过,我们好像是两艘完全不在一条轨迹上的轮船,可能会因为偶尔的因缘际会而在茫茫大海上相会,但是很难会最终走在一起。

  只是这段故事,那短暂到记忆开始模糊的短暂温存,是曦月给我的最美好的赠礼。

  明坂就像是童话里的小仙子一样,飘然而来,把这段如真似幻的故事,温柔地放上我的掌心,编系上神秘的记忆绸缎,作为我青春的梦幻珍藏,就像游子采撷的枯萎花环,来自遥远的异国他乡。

  每当看到她的刹那,我的身、心都在颤抖。在不知道鼓起了多少勇气,在脑袋里不知道酝酿了多少次的会面,在有点像是变态的跟踪狂那样,自以为是的摸清着她上学、放学的路线,制造出好像纯粹偶然的相遇,但是,每次,每一次!

  就好像几乎就要冲到喉咙口的话,最终还是说不出口,只能像是不太相的同班同学那样点头致意,然后呆呆的看着她的正脸,然后是侧身,最后再是背影越走越远。

  就像是今晚,看着在下课后,所有人都在陆陆续续的捡着书包走人,有社团的参加活动,教室里越来越稀疏。

  明坂同学,她依旧呆在教室里。不知不觉间,教室里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

  这不就是梦寐以求的时候嘛,我鼓起了勇气,急急的站起身,走了过去“对不起,委员长…我…我…”话来一出口,我就有点后悔了,这样子唐突的话,明明大家本来是并不相

  的人,会不会被她认为是挟恩自重甚至是别有用心。

  一紧张起来,本来在脑袋里早就预演过不知道多少回的演说一下子就好像变回了白纸,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几乎是只能呆呆地,看着她。

  她也在安安静静地看着我,乌黑披肩的秀发,清澈透亮的黑色大眼睛,白皙可爱的俏脸。夕阳的余晖照过窗户,撒了一点光线到教室里,似乎也给她那可爱的脸蛋上,增添了一丝丝的红晕。

  好美丽!几乎就有点想把这副场景永远的保留!

  我像是要把眼睛充当照相机一样,深深的望着,就好像…好像要烙印在大脑里,让这一刻成为永恒一样。

  仿佛是夕阳的光线莫名的攀到她的脸上一样,曦月的表情,突然变了。她白皙的俏脸一下子从脸颊开始变得红彤彤一片,原本平静如湖面的深黑色灵眸,害羞的偏移开来,不再和我对视。

  我才想起来,这样子直勾勾的毫不掩饰的看着人家好像太不礼貌了,可是,脑袋里记好的在网络上和电视剧里学来的话,全都消失不见了。

  再这样下去,就太尴尬了。我搜肚刮脑,最后也只能吐吐一句话:“明坂同学,我想…我想更多的了解你…好吗?”说到最后,我从喉咙到双腿,都开始有点打抖了。更重要的是,我简直有点想扇自己一巴掌。

  什么更多的了解,前不着因后没结果的。换做是其他人,早就莫名其妙了。

  只是,这样一来,我就更不知道怎么接话下去了。本来就不算多擅长言辞的我,只能像在被老师罚站一样,呆呆的站着,像是等候最终裁决一样的,战战兢兢的等着明坂开口。

  沉默了片刻,明坂终于开口了“好…好啊!”她重新抬起头,清秀的脸蛋上布着红晕,好像是一个红润多汁的小苹果,眼神变得有些散,简单的一句话居然也变得结巴了“之前大家虽然有过合作和了解了,但是那种展开也实在是太奇怪了。虽然…虽然在这种事情上没有经验,我也不太清楚要不要和你交往,不过…不过河同学只是很感兴趣…想更了解我的话,是可以的喔!”我小心的听着她说完后,迟钝的大脑花了好几秒钟,才捕捉到她的意思。

  一股强烈的幸福感,几乎就要让我心脏骤停。

  明坂曦月也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冷傲,这朵高岭之花,突然也口吃般的吐吐起来。“我…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应对那种事情,因为之前的那些开始,实在是太不平常了。就算是想要找你,可是那样子是不是就太奇怪了啊…不知道小河同学的心里的想法的话…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一直想说点什么,可是也很怕…”说着说着,她又有埋头下去的趋势了。

  不过,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突然伸出手,小巧细白的手掌平摊着,另外一只手牵着我的手掌放在上面。

  明坂曦月的秀气双手合住我的手掌,少女的手心托着我的手,而另一只手的手心,贴在我的手心上,女孩子的温度似乎要比男生稍低一些,这样的动作完全没有什么很热的感觉,反倒是那温温软软的小手,感觉很舒服。“我们可以稍微地尝试着…了解对方,不过是一定要从最开头做起哦…不可以因为那种事情,就以为可以随便的对我怎么样了…”

  “好的…”**我和曦月的结局,本以为命运会是两不相的渡轮,似乎有了一点点的改变。未来的日子不好说,不过至少这在很长的一段同班生涯里,我们是可以在一起的。**

  我和曦月的“互相了解”并没有被其他人发现,不过和从动漫、电影里的剧情想象里你侬我侬,郎情妾意这样的情况并不完全一样,我们织的生活里,更多的是她对我落下的课业进行基础的巩固和阶段提高的补习,一切并不轻松,不过有曦月这样超级可爱的女孩子在温声细语的讲解功课,冲劲和动力也自然和平常那样完全不一样了。拜她所赐,我的学习成绩可以说一月千里,在几次的模拟考里,可以称得上突飞猛进。

  以至于老师还特地的夸奖我几回,觉得这终于是厚积薄发下的“大器晚成”了,这个时候,曦月总会偷偷的看着我,和我出默契的微笑。

  至于我自己,我好像没有其他的优点,平里熟悉的也只有一些动漫、电影之类的,也只能闲和曦月在休息的时候一起看着。她对此似乎也有点兴趣的样子,幸亏,没拖累她的成绩下降。

  日子,还是这样平稳的过着,如果…我是说如果,这种趋势这样保持下去的话,说不定我也可以和曦月,走进同一所大学呢。

  就是美中不足的是,这种温馨的学习互动只能在学期的时间才能进行,在遇到那个古里古怪的神明大人后,曦月嘴巴上不说什么,但是经过了这么久的了解,我其实知道倔强的她的心里非常在意,在暑假到了后,就要回京都的老家进行更加系统的退魔术的进。这样一来,我们相处的时间还真的很有限。

  不出意外的话,明坂的未来是会向着家族自古传的师的那一脉进发。

  不过未来也难说得很。

  在和明坂的交流中,我也知道了很多。

  冲在第一线,用武力退魔的师是一种生活方式,身居在神庙,为民祈福,祭礼天神,作为神和人的汇点也是一种方式,而投身国家公职,作为在厅里办公室里从事各种各样的文书工作的社畜公务员,同样是一种常见的种类。

  虽然在很多不涉及到这里层世界的界限的普通人来看,恐怕只以为厅是一个兼职管理国家非物质精神文化传承、文物保护、殡葬规划这样诸如此类老掉牙事务的过时部门,不过也多亏了这种明面身份的遮掩,哪怕是这个国家的破魔师们,也可以在能有官方身份的掩饰下大大方方的站在人前,甚至可以不用过多的追随祖先的足迹,而是根据内心选择另外一条人生道路。

  明坂的家里,由于是掌控了各种地脉的地主家经常要和普通人打交道,再加上沿袭多种文化神秘传承的混合,对于很多事情更是不如单系的隐世家族那么执着。算得上是入世很深的师家族了,并不排斥和普通人的婚姻。

  也许是“喜欢”本身,就是发自本能的放肆,而“爱”则是夹杂着理性和感的克制。

  爱的克制,是为了能让“喜欢”更加持久绵长。

  “有点累呢。”今天的功课好好的做完了,我大大的伸了个懒

  今天,距离上次的月经已经有段时间了,说起来又到了明坂的安定期了。好像说好了这几天又可以…

  似乎是察觉到我有点炽热的目光,曦月的脸突然一下子红透了。刚才那循循善、苦口婆心的小老师的形象一下子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更像是新婚月准备完全将自己交给男人的弱气小媳妇的样子。

  “可以哟…不过,请一定要好好的做好措施…”曦月站起身来,娇小可爱的身体微微前倾,那刚刚还在拿笔敲着我的脑袋的秀气小手抓起了裙子的一角,小心又害羞的掀开。

  在终于掀到大腿部的时候,我早就屏住了呼吸,这个时候,已经可以非常轻松地看到曦月那光洁白宛如萝莉的小了。谁能想得到,明坂曦月,学校公认的优等生,那个不苟言笑的委员长在和我坐在一起的时候,有时候会故意的不穿着内呢,倒三角的神秘区域干干净净的,蚌一般的紧紧闭合着,只是那狭狭的一条线,光是看着,就可以有无数遐想了。

  “山顶上的月亮!”我怀期待的开口,说出了那语。

  不过,与其说是带有魔力的语,不如说是用来增进情调的,只有我们两人才听得懂的暗号。本身薇红暗示的内容,早在明坂家的神殿里就早就清除掉了。

  只是…曾经有过的那种绝顶极致的记忆,并不会因为带有妖力的暗示的祛除,而完全消退的。

  明坂说过,似乎我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她的身体有时候也会像是过了轻微的电一样的?,酥麻麻的。感觉很淡,但是就是这样的轻微的感觉,更容易有一种情动的感觉。

  曦月轻咬着嘴,脸红红的,轻踮着脚尖靠近着我…表情还是那样的娇俏可爱,不过不住地轻轻着裙角的小手,看上去也是开始变得有感觉了呢。

  彼此的相互了解,偶尔,是会有一些的福利呢。

  说不定,我和她的故事,真正的物语,从现在起——才真正的开始!

  (全文完)
上一章   何人初媚月   下一章 ( 没有了 )
家有催眠师朝鲜咝袜少女暴行山贼团死生契阔光·阳慾海情魔神雕外传粿体追杀令慾海花系列(幸福家庭背后清军大营中的
混混小说网发布的作品何人初媚月转载于互联网,作者是临河,旨在提供书友阅读参考。若《第三十五章福利全文完》涉及版权问题,请通知我们,收到反馈我们会将相关稿件删除处理,因为本站编辑人手有限,感谢各位的包容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