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十大酷刑》第十二章的全文阅读页
混混小说网
混混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重返乐园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全本小说 畸爱博士
好看的小说 天才相师 步步惊心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异世邪君 武动乾坤 一柱擎天 九阴九阳 天才狂妃 百炼成仙 超级保镖
混混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十大酷刑  作者:小周123 书号:51227  时间:2021/3/13  字数:3747 
上一章   第十二章    下一章 ( → )
  东袖呆呆的思忖着,一手解开了领子上的盘扣,略一狠心,把衣服都了下来,赤着身子钻进了被窝里。

  小周觉得身边暖和,一直往她怀里钻。东袖长到二十多岁,从未碰过男人,却也不起什么杂念,两个人相互依偎着,到了半夜,东袖一摸小周的头,热度竟下去了一些,心里顿时欣喜若狂。

  然而转天上午,却又烧厉害,人却已是明白了些,总没有昨晚那么凶险了。这样反反复复时好时坏,拖了足足半个多月,小周本来人就单薄,这一下更瘦得不像话。

  东袖便笑他是真正的手无缚之力了,小周也只是淡淡一笑。宫里的人眼是极尖利的。

  东袖怕小周身子虚弱,便托御膳房做些补养的食物来,那大厨笑着看了她道:“我说东袖,你也不是不懂规矩的人,这御膳房的一滴水一菜,那都是内务府里有记案的,我们小小一名厨子,擅自动得么?”

  东袖笑道:“大叔,我怎不知道你的难处,这点东西不成敬意,你只看着张罗些能入口的就是了。”

  那厨子把碎银捏在手里掂了一掂,微微一笑,又回了东袖手里:“你不要难为我,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人人若像你这般行事,我们御膳房的日子也就不要过了。”

  东袖拿着银子气得哆嗦,知道他是嫌少,可宫里的月银不过几两,小周又是个全不知道柴米油盐的人,哪里来的多余的东西填他。

  呆呆站了一会儿,那厨子也不再理她,她心里凉透,人情世故见得多了,却也没有这样狗眼看人低的。

  宫里的妃子荣辱富贵,全凭皇上一时喜怒,谁不给谁留着三分颜面。那厨子见她还不走,笑着拍了拍她道:“东袖啊,你是个好心人,我也劝你一句,你那主子靠不得,皇上一时新鲜也倒罢了,等这阵子热劲烧过去,你倒见过哪朝哪代的男妃得过好下场,况他又不是,连个名份都没有,趁早央了大总管调人了事,莫要在他那一棵树上吊死。”

  东袖缄魔了半晌道:“他人极好的,皇上总归舍不下他,你们这样子做践他,待他有朝一得了势…”那厨子大笑:“东袖,你这孩子忒是天真了…”

  东袖听不下去,转身便出了门。她也是个明白人,如何能不知道小周的处境,只是一念及他淡定闲雅、宠辱不惊的神情,钦佩之余,也有几分爱怜的意思在里头。

  东袖在心里打定了主意,不管旁人怎么聒噪,只一味的守着他护着他就是了。

  从御花园路过的时候,见一群人围在荷花池边,吱吱歪歪的不知在吵吵些什么,东袖有些好奇,凑过去踮了脚尖一看,顿时就觉得一阵作呕,暗暗叫了一声晦气,大清早的看到这种东西。那旁边的宫人低了声音道:“是乔妃吧,没了这些日子了…”

  有人轻笑了一声道:“这倒好,每里还做着那当皇后的梦呢,索曹地府里当阎王吧…”

  一人掩了她的嘴道:“你又胡说些什么,不怕惹祸!”那人道:“怕什么,宫里这等事还少么,不知哪里又得罪人了…”

  东袖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心头一掠而过,模模糊糊的想不清楚,渐渐的有一点头绪了,那凉意便从脑海里一直蔓延到指尖,连发稍也都凉透了似的。

  乔妃…乔妃…那一晚,他们碰到的岂不就是乔妃…东袖不觉加快了脚步,仿佛身后有什么人赶着她,匆匆忙忙的绕进了大院里,遥遥望见小周站在门前,略垂了头,玉一样白的透明的颈子从淡灰色的衣领间出来,那么纤细,我见犹怜,心里顿时就是一轻。

  “怎么又在这里站着,刚见好一些了,也不知道自己保重。”

  低低的抱怨了几句,便拽了他的手“快回屋里歇着吧。”小周道:“歇了这么些日子,也闷得厉害。”东袖笑道:“宫里的日子,从来都是闷的,往后还有的受呢。”

  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偷眼看小周脸上,倒也没有什么自哀自怨的神色,忙笑了一笑道:“你知道么,刚刚路过御花园看到乔妃的尸骨了,让猫扒了出来,汤汤水水了一地,真是难看到家了。”小周低着头看自己的手:“是么?”

  东袖侧过脸来看了他一会儿:“那晚我们在御花园里碰到乔妃,不是你把她唤走的么?”

  小周看自己的指尖,白里透着红,有那么点粉粉的娇贵,悠悠叹道:“那么会得罪人,也敢独自在园子里闲逛,胆子还真大是不是?”

  他抬起头来向东袖微微一笑,白的透亮的牙和眉心那点红痣相映成辉,东袖只觉得头皮一炸,一连往后退了十几步:“你…你…”小周笑了:“你怕什么,就是出了事,总归有人顶着,我都不怕,你又怕什么?”

  东袖呆呆的看着他,看得眼睛都有些木了,脑子里做一团,忽然间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抓了他的衣袖尖声道:“你哄我的是不是?你看看你自己,哪里是做得了这种事的人,便是为了哄我,这些混账话也说得么?”

  见小周只是望了她笑不应声,她有些急了,拼命晃了他的手道:“你说啊,说你只是逗着我玩儿,听到没有,你倒是说啊…”“好了好了…”

  小周摸了摸她头顶道“我哄你的,急成这个样子,连句玩笑话也听不得。”

  东袖破涕为笑,拭了拭眼泪道:“我就知道,你这人面冷心热,为了我一个奴才不惜开罪贵人,又怎么会做那等丧尽天良的事,只是,以后再不要拿这些话来说笑了。

  “小周漫应了一声,东袖便从地上爬起来,拥着他进了屋。下这边不提,却说那乔淑妃的尸骨被宫里的狸猫扒了出来,骨已经烂透了。

  她家里人在朝中也颇有些势力,一时间闹得不可开。朱炎明实在抗不过,便派了仵作去验尸。

  原以为时经半月,是无论如何也验不出什么来的了,哪知那仵作竟份外的尽职尽责,竟从已不像样子的团腐中查出一要束发用的簪子,那仵作说这是从耳后听风刺进去的,使的是个巧劲儿,若不是他张望北,旁人还真查不出来了,言下之意颇为自得。

  这一下案子顿时有了眉目,只要把那簪子的主人找出来也就是了。然而转过天来较对物证,明明牢牢锁在刑部大堂里的凶器,却莫名奇妙的失去了踪影。

  当夜朱炎明从司马兰成手里接过那个巧的小玩意儿,随手就丢进了火炉里。

  ***进了数九天,寒意越发的深重了,北方的冬天本就极长,今年更是分外的冷的早,待到深冬的时候,真是要把人的指头都冻下来。

  小周本就畏寒,以前朱炎明常过来,碳火供给的足,倒也不十分觉得,这一失了宠,人人要从中苛扣,柴米油粮总没一样够份量的。东袖气不过,想要找人去理论,小周却道:“何苦找这个闲气生。”

  东袖道:“也没有他们这样欺负人的。”

  小周道:“人之常情而已,若真想欺负你,世上恶毒的法子可多了,这又算得了什么。”东袖攥了他冰凉的手道:“我倒也罢了,只看不得你受这个罪。”

  小周任她把自己的手反复捂了几遍,吩咐她道:“你却把柜子里的那些书都搬出来吧。”东袖只当他嫌闷想看书,便依言拿了几本过来。小周道:“全搬过来才好。”

  东袖又去柜子里找,待回过头来,却见小周将书一页页的撕下来丢进了火盆里,东袖这一惊非同小可,忙扑过去自他手中硬抢过来:“你疯了,读了这么多的书,却不知道爱惜么?”小周道:“总是人要紧,难不成就生生的这样冻着。”

  东袖道:“总归冻不死,况且皇上是极爱才的,总有你东山再起的一。”“傻东袖。”

  小周淡淡道:“你懂什么,皇上那里,只要我肯乖乖的让他睡,荣华富贵,公候万代,什么没有,何苦读这劳石子书?”

  东袖一呆,见小周淡若柳丝的笑了一下道:“只不过,我偏不要趁他的意就是了。”

  晌午送过来的饭是透凉的,东袖与那送饭的嫫嫫争辩了几句,那嫫嫫撇了嘴道:“还当自己是什么尊贵的身分呢。”

  东袖怕真的吵起来惊扰了小周,急急的把她推了出去。自己拿了食盒到御膳房里去热。御膳房帮厨的小太监与她识,偷偷的了个瓶子到她怀里:“别的屋里剩下来的,天气这么冷,拿去给姐姐暧暧身子。”

  东袖到外面掏出来一看,竟是六两装的一瓶女儿红,东袖嗜酒,在宫里也是出了名的了,因而分外的觉得欢喜。回到屋里摆了小桌,把菜布上了,又用火盆热了酒,先给小周斟上一杯。小周道:“我素来滴酒不沾的,你留着自己享用吧。”

  东袖笑道:“不沾酒做人还有什么意思,况你又是个男人,没有千杯不醉的酒量,个十杯八杯总不成问题吧。”

  小周敬谢不,拱了拱手道:“我是沾酒便醉的那种人,你不要我,否则我是要耍酒疯的。”东袖道:“就是要醉了才好,整里这么明白,难得糊涂一回,岂不是个福气。”

  小周被她说得一阵踌躇,东袖便端了酒到他面前,小周接过来试着押了一点,一股辛辣之气扑面而来,就不觉晃了一晃。

  东袖看他神色,道:“你却真是没沾过洒么?”小周道:“戒了七年了。”东袖奇道:“为什么要戒?”小周道:“也不为什么,只怕误事。” Www.HuNhUNxS.CoM
上一章   十大酷刑   下一章 ( → )
混混小说网发布的作品十大酷刑转载于互联网,作者是小周123,旨在提供书友阅读参考。若涉及版权问题,请通知我们,收到反馈我们会将相关稿件删除处理,因为本站编辑人手有限,感谢各位的包容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