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十大酷刑》第十七章的全文阅读页
混混小说网
混混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重返乐园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全本小说 畸爱博士
好看的小说 天才相师 步步惊心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异世邪君 武动乾坤 一柱擎天 九阴九阳 天才狂妃 百炼成仙 超级保镖
混混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十大酷刑  作者:小周123 书号:51227  时间:2021/3/13  字数:3953 
上一章   第十七章    下一章 ( → )
  朱炎明看着他,仿佛想从他脸上看出什么端倪来,然而他神色间却只有一味的空茫。朱炎明微叹,笑了笑道:“算了,也没什么…”

  自身后轻攥了他的手道:“朕知道,这此年来你一直记恨着朕,若说当年朕待你不过三分,而今却有八分。

  人心似水,清者可涤泥,浊者则随波逐,你一向孤傲自赏,又何苦做那黑白不明的一汪浑水?”

  小周黝黑的眸子怔怔的盯着前方,江波转,起了岸底的泥垢,泽污秽,挥之不去。他昏沉沉的垂了头:“晕…”朱炎明无奈,把他回到舱里,吩咐侍女取了毯子给他盖上。

  他睡得也不踏实,枕着朱炎明的腿,时时辗转。小周入宫以后的消息,群臣是无从得知的。景鸾词只模模糊糊听人说过一些,却怎么也没料到,当初那七窍玲珑的一个人物,竟落到了如今这步田地,又观他的言行举止,显见已不是十分清明的了。

  虽然知道这个人素来行事偏激刻毒,也不生起了几分兔死狐悲之意。

  吃饭的当口,朱炎明出了船舱。景鸾词便向小周道:“严大人,也不知道你能否听得明白,我是个直子的人,有些话憋在心里便觉得难受。

  当年我在琼林宴上第一次见到你与傅兄,真真是自惭形愧到了极点,暗想这世上竟有如此一双璧人,又知你们都是苏州人士,便对江南也生出了几分仰慕之意。

  严大人,你十五岁进士及第,才名远播,诗词绝。虽说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但想你傲骨铮铮的一代才子,到如今仍然茍且偷生,却未免令天下士子齿冷!”

  小周听得耳边嗡嗡的人声,微微蹙了眉头转过脸,蜷进了毯子里。景鸾词心头一阵刺痛,长叹一声站起了身。走到舱外,见朱炎旭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冷冷笑了一笑道:“你们兄弟好手段,把我也到了这步田地,你也就算是甘心了!”

  朱炎旭却略显苦涩的笑了一笑道:“小景,你说这话是昧良心,这么多年来,我对你怎样,你还不明白么?”

  景鸾词毫不畏怯的了他的目光道:“王爷,你也要摸着良心说句真话,我若给了你一分间隙,岂不与严大人落得一般下场!”

  朱炎旭苦笑道:“你怎么会这样想,我与皇兄到底是不一样的,我是真心喜欢你,皇兄他…他是皇帝…”

  话到此处,已是忌讳的了,景鸾词长叹了口气,也不好再说什么。这一顿饭吃的索然无味。宫女收拾了桌子,几个人又休息了片刻,便吩咐人打了回程。

  待到岸上,几辆马车已候了多时。一行人分别上了车。小周是时时需要人照看的,朱炎明便与他坐在一处。他时醒时睡,精神比平里更加不济。朱炎明有些担心,摸了措他的头,却也不热。

  问他哪里不舒服,他又说不出来。朱炎明只好搂着他,只觉得他整个身子瑟瑟的发抖。心中罕纳,又十分的可怜他,搬过他的脸来一看,他紧闭着眼,浓长的睫在眼睑下形成了弧形的一道阴影,一时情动,忍不住在他脸上轻啄了一下。

  只在这一刹时间,隐约听得簌簌的振衣声。朱炎明略一凝神,忽然间抱着小周往座下一闪,抬眼便见一杆长直透车顶。

  这时外面已闹将起来:“抓刺客,快护驾…”那人一招不曾得手,回在际,单指勾住车窗,探入了半个身子。朱炎明冷笑一声:“好大胆的逆贼!”

  一掌拍向他面门。那人却不闪躲,似不及回手,眼看一掌落实,朱炎明心头却猛然一动,这人武功不弱,拼着挨这一掌,莫非是…他想到此处,整个身子向后一仰,果然另有长穿窗而入,堪堪擦过了咽喉。

  朱炎明反手抓住尖,那人不退反进,直得他倚上车壁。先前那人挂在车窗上,一扎向小周。小周混混噩噩的,也不知道躲,朱炎明心头火起,抬脚就把他踹到了车座下面。

  这稍一闪神,手上矢力,长疾进,哆的一声钝响便钉在了他肩头上。

  朱炎明只觉一阵剧痛直透骨髓,冷汗立刻就冒了一头。一阵斗间,朱炎旭的车驾已赶上来,然而所带侍卫本来不多,又没有什么高手,只跟在旁边急得跺脚。

  朱炎明重创之下,趁那尖深入骨动不得的功夫,飞起一脚踹在了那人手上,只听得他腕骨一声脆响,惨叫了一声滚下车去。

  这边刺客眼见事情功败垂成,恨得一咬牙,索纵身跃入了车中。朱炎明反手拔下头,与那人对视良久。

  肩头血渍染了半边衣服,身形略略一晃,那人立刻猱身而上。朱炎明自知与他周旋不了几时,故意卖个破绽给他,那人贪功急进,果然丢了兵器一掌拍向他口,朱炎明结结实实挨了这一掌,却把头反顶,自那人后心一直穿到前。

  那人犹自瞪大了眼,全不敢信似的盯着从口冒出来的尖。朱炎明摇摇晃晃的退了几步,偎在车上,这才掩住口,从指间淌出了一串串的血珠。

  这时朱炎旭已令人勒住了狂奔的惊马,再看车夫,已被勒死了多时了。

  忙不迭的窜到车箱里一看,不惨叫了一声:“皇上…”朱炎明瞪他一眼,狠狠骂道:“朕还没死,你嚎什么丧!”

  朱炎旭手脚都软了,也不敢再闹,一面命人给朱炎明包扎伤口,一面急着赶往宫中报信。小周听得外面哗然一片,便从车座下慢慢爬了出来,歪着头看了朱炎明良久,朱炎明已没心思再理他。

  他轻轻触了触他的脸,目光却被他身上的血渍所吸引,以指尖轻点,玛瑙的凝血印在几乎透明的指尖上,乌黑的眸子亮得令人心头一惊!朱炎明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记耳光扇得他在地上一连滚了几遭,冷笑一声道:“便是朕死了,你也独活不得,你就死了这条心罢!”

  小周痴呆呆的爬着,仿佛被什么东西触动了,微蹙起了眉头,细细思忖着什么。又似记不起,眼神呆滞。等宫中御医侍卫赶过来的时候,谁也不曾注意到,他蜷缩在墙角处,边绽开了一淡淡的微笑。

  ----

  朱炎明这一倒就是半月,朝中诸事都落到了景鸾词头上。傅晚灯停职待查,是指望不得的,忙得他焦头烂额,只好把朱炎旭也拉来凑数。

  顶要紧的一件事还是审讯刺客,只是还未等到过堂,那刺客就已嚼舌自尽了。

  景鸾词难得静下心来扪心自问,只觉得那刺客来的着实蹊跷,左思右想,怕这事与严小周不了干系,却又苦无凭据,不好明说,只等着寻个机会,再旁敲侧击的点与朱炎明。

  小周的情形却好了许多,偶尔还会怔怔的发呆,言行举止却已便利了,朱炎明便让他在身边服侍,他又哪里是做得了这种事的人,连药盅都端不稳,朱炎明便笑他是书生意气,百无一用。

  他倒从不跟人犯口舌,也不还嘴。朱炎明说得没意思了,就叫过他来戏一番。

  他自这场大病,人显得更加沉静,连先前些微的抗拒也没有了。朱炎明笑道:“这样乖巧,朕都不认识你了。”摸了摸他的头又道:“其实朕也不要你别的,只怕你后得了报应。”

  小周微微一震,听他轻声道:“有朕在一,便护你一,若护不得你了,你也就随朕去吧。”

  他勾起了小周的下巴,让他仰面望向自己,笑了一笑道:“你该盼着朕多活几才是,别总想那些有的没有的。人生在世,求些什么呢?功名利禄,都是再虚浮不过的东西,自己快活才是真的。”

  见小周不说话,贴近了他的脸道:“就算不快活,也要学着让自己快活,这其中的道理,还用朕教你么?”小周轻吁了一口气道:“微臣明白了。”

  朱炎明一笑:“明白就好,这世上的事原本没什么公平公理一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又见过哪个王子为庶民伏诛?你是个聪明人,这些年来一直走不出局,无非是跟自己过意不去,又能伤得了朕一分么?”

  小周几近惊怖的猛一抬眼,朱炎明盯着他眼眸道:“朕疼你,那是你的福气,别把福气做了丧气,致到那个时候,朕可就是真的救不了你了。”

  小周怔怔的思忖许久,终于是点了点头。朱炎明身体底子厚,伤势好的极快,只是一掌伤了心肺,口处总是隐隐做痛。

  太医说此病无药可医,只在调养,不可动气,不可动怒。朱炎明笑着看向小周道:“这世上敢惹朕生气的,也就只有你了。”

  小周道:“杀了微臣不就一了百了。”朱炎明叹道:“看看看,老毛病又犯了不是?”

  小周道:“微臣就是这个脾气,皇上也是知道的。”朱炎明道:“就是知道,所以才要你改。”

  小周便不再说什么,朱炎明也处处容让着他,两个人各退一步,倒难得的和睦起来。过了些日子,朱炎明看小周身边服侍的人不顺手,就把东袖又调了回来。

  东袖见了小周十分开心,攥了他的手道:“严大人,没想到东袖还能活着见到你。”小周见她瘦的不像样子,知道她是吃了不少苦的,笑了一笑,也没说什么。

  东袖对小周是一百个贴心,常常是不待他出声,事情就已替他办周全了。小周时常望了她出神,东袖笑道:“严大人这样看我,皇上可是要吃醋的。”

  小周却不笑,淡淡问道:“东袖,当初你说宫里不是人呆的地方,如今可还这样想么?”

  东袖道:“跟在严大人身边,自然不会这样想了。”小周道:“若有出宫的机会,你愿不愿走?”

  东袖周身一哆嗦,小周看出她的心思,道:“你不要怕,我这样问你,若没有十足的把握,是绝不会害你的。”东袖道:“我愿意一辈子跟在严大人身边,不想出宫。”

  小周用低的几乎听不到的声音道:“跟着我有什么好处,你以为我还是个人么?” Www.HuNhUNxS.COm
上一章   十大酷刑   下一章 ( → )
混混小说网发布的作品十大酷刑转载于互联网,作者是小周123,旨在提供书友阅读参考。若涉及版权问题,请通知我们,收到反馈我们会将相关稿件删除处理,因为本站编辑人手有限,感谢各位的包容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