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母仪天下》第61章月圆全书终的全文阅读页
混混小说网
混混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重返乐园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全本小说 畸爱博士
好看的小说 天才相师 步步惊心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异世邪君 武动乾坤 一柱擎天 九阴九阳 天才狂妃 百炼成仙 超级保镖
混混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母仪天下  作者:宁江尘 书号:51326  时间:2021/4/7  字数:4059 
上一章   第61章 月圆(全书终)    下一章 ( 没有了 )
  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寒。孤灯不明思绝,卷帷望月空长叹。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渌水之波澜。天长地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光冉冉,已过十年。永康帝励图志,广施仁政,兼连年风调雨顺,至民生昌隆。百姓都道得遇明主盛世,当年的铁马金戈已渐渐在记忆里淡忘。皇宫,御书房内,李鉴批阅着各地呈上的奏章,苏恩快步进前,跪地不起。

  “何事?”波澜不惊的语调,好似自那后就没有变过。人都道圣上喜怒不形于难揣其意,只有中个人才省得其中原因。

  “启…启禀皇上,太子他…他留书出走了。”李鉴停笔,抬头“把信呈上来。”苏恩连忙捧着上去,李鉴打开看着,停住。

  江湖风雨,无论民间盛衰,都有着不尽的纷争。幸得武林盟主联手司马世家武当等诸派创“天下庄”多年间在其中周旋调停,将若干事件化解于无形,致江湖少了许多无谓的牺牲。

  春风杏雨,着看者的眼。淡黄浅白的身影,在其中飞腾翻舞,剑光被柔和了寒气,纠成绵长的情丝。

  “看来在昭云剑上,你已胜过我了。”笑着的人明柔如风,发丝轻扬,他微侧头“无情,多情,绝情,忘情…长情。你终比我多悟得一层。”沈灿若将剑入鞘“剑本非情,人何有情。”

  司马绪道:“灿若,这些年,除了被我强留此的不甘,你可还领悟其它?”沈灿若沉片刻,郑重道:“谢谢。”司马绪扬眉“这句话我倒少听人说。”他顿略“时候不早了,今是天下庄的好日子,你可不能缺席啊。”

  进得庄内,宴席已经铺开,人声鼎沸,往来不绝。沈灿若经过其中,遇者皆向他他致敬道贺。沈灿若一一回礼,进得大厅,正见得陆饮雪抱着裹在大红锦绣中的孩儿与众人聊天。

  “我还以为你又要与司马前辈拼一天的剑呢。”陆饮雪笑道,眉点间较之以前柔情温惋太多。沈灿若接过她手中的孩子“小真满月,我怎会缺席。”

  他点着孩子的鼻子,孩子笑得开心,手舞足蹈的。“小真就是爱黏你。”身为母亲的陆饮雪见此情景不有些吃醋,故意板起脸没多久又止不住笑开。

  “谁让我是他干爹呢。”沈灿若语透得意。陆饮雪没好气地说:“好好好,他就喜欢你。”她放低了声音“真是的,这么喜欢孩子,为什么不自己生个…”这个时候,尉迟青快步上前“公子,不好了,小少爷和人打起来了。”

  沈灿若皱起眉头,把孩子还给陆饮雪,随尉迟青走了出去。只见两个年纪皆似十岁左右的少年正斗在一起,难分高下。沈灿若方看片刻,心下惊了,那闯进来的紫衣少年所使的功夫分明出自洛迦城。

  如果不是谪系,那普天之下只有那个人的传人才能使得。心念既动,他暗弹指,内力破空,硬将两人分开。尉迟青上前拉住白衣少年,只见他倔强但很少显表情的脸上呈现不甘的情绪,心下顿奇。

  却道那紫衣少年被弹开之后,不退反进,纵身跃到沈灿若面前,颤声问道:“你可是姓沈名灿若?”沈灿若点头。紫衣少年面笑容“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你了,终于找…”

  他身形一晃,竟倒身下去。沈灿若眼疾手快,移形接住,道:“尉迟青,你招呼一下各位客人,我先送这位…小兄弟去休息。”

  白衣少年望着他们消失的方向,抿紧嘴,转身离去。尉迟青叹口气,这个孩子就是如此心高气傲,明明想被关怀照顾,但硬是强撑着什么也不说。

  这可能是与他身负着被灭门的身世有关。即使沈灿若将他带离黑暗,给他天下庄少庄主的身份,也抹不去骨子里那份仇恨。陆饮雪抱着孩子“大哥这是怎么了…”

  一双手环抱着她的肩,她安心在倚靠过去,希望有一天,能够看到沈灿若能得到真正地幸福。

  光线泻进来,洒在幽静雅素的房间里。简单的摆设,但件件都有着不凡的来历,搭配起来毫不给人繁臃的堆砌之感。任是在皇家内院看惯珍奇,李璨也不对所见到的东西感到欢喜和兴趣。

  “你醒了?”他偏头,正看到沈灿若坐在窗台,手捧着一本书,转过身来微笑地看着他。他想像过太多种与这个人的相遇相见相处,想了很多年,但此时此景,他只觉得心头什么东西被放出,眼泪一下子了下来。他轻轻地唤道:“母…后…”

  沈灿若手中的书掉落在地,他走过来,伸出手,触碰到他的脸,抚摸着“你…是璨儿?”李璨拼命点头“母后…我好想你…我好想你…”他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像个婴儿般,在那人怀里哭泣,呢喃着唯一的话。

  因为,这是隔了太少的温暖,隔了太远的想念。沈灿若拥抱着他小小的身体,想着当年的婴儿已长高长大,他错过了他人生的太多经历,什么时候开口说话,什么时候蹒跚学步,什么时候识文习武…他什么都没有看到,他就已经长到了这么大。

  对于这个孩子,他实在有着太多太多的亏欠。半晌,李璨方平静下来,他泣着,抹着眼睛“母后,你为什么没有来看过我?难道你一点都不想念我,一点都不想念父王吗?”沈灿若张了张口,说不出话来。

  “还是…”李璨咬咬牙,道“你已经有了子,有了孩子,把以前的人和事全部都忘掉,在这江南过得太快乐了?”

  沈灿若感到心痛,他伸出抱住李璨“璨儿,不是你想的这样…”李璨挣脱开,一跳赤脚蹦在地上,怒声道:“明明就是这样!我看到了,那个抱着小孩的女人,还有刚才和我打的那个人,你就是因为他们才忘记了我和父王,我恨你…”“啪!”沈灿若一掌打过去,李璨难以置信地望着他,出血来。

  “母后…你打我…”他缓缓道“我想了你十年,天天对着画像,对着你用过的东西,睡在凤仪宫里,想像着我最温柔对我最好的母后,无论怎么苦,我都相信,只要母后在,一定会保护我,一定会让我高兴。可是,你…却给了我一巴掌…”

  他嘴颤抖着,语不成声。沈灿若怔在那里,他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将情绪发在一个小孩的身上,他…是怎么了。李璨低着头“母后,我看到天下庄很热闹,你身边有很多人。可是,你知道父王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吗?”沈灿若望向他。

  “每天上朝,然后到御书房批阅奏折,处理朝政,晚上陪我睡在凤仪宫里,给我讲你们之间的故事。

  他说,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有着远大的抱负,他以前做错太多,像把凤凰用枷锁绑在了牢笼里,所以他要放手,让你过想要的生活。”沈灿若扶着沿,撑住摇晃的身体。

  “皇宫里每天都很安静,宫女和太监按照固定的路线走动。对了,你大概没注意,十年前,在你走了之后,父王便将各宫嫔妃遣散了,还诏令再不选妃。

  凤仪宫,不,整个皇宫就住着我和父王。我小的时候就喜欢在里面奔跑,怎么跑都到不了尽头,到哪里都是寂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晚上,父王回到凤仪宫,在我边,慢慢地讲着,有些事情我听了很多遍,但还是喜欢听。

  讲着讲着,我会哭着喊母后,父王就抱着我,拍着我的背,说,璨儿,不要哭,你看,父王都不哭,璨儿要做乖孩子。

  父王从来没有哭过,苏公公说,十年前,父王一夜白头,就把全部的感情埋葬了。现在,他是一个治理江山的好皇帝,高高的,一个人坐在龙椅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夜白头?”沈灿若颤声道“这…是什么意思?”李璨抬头,深深地凝视着他“父王的头发是白色的,在十年前一夜之间变白。”

  沈灿若只觉得身体发软,一点点地往下滑。李璨跪下来“母后,你去见一眼父王吧,他很想你,很想很想你。”

  沈灿若的眼角沁出泪水,李璨伸出小手,帮他擦去“母后,父王说,你的眼里是天下子民,你的心里是万里江山。

  你需要的是一个明主英君治理下的朗朗盛世。可是,天下子民除了你还有别的忧国忧民的志士,父王却只有一个你啊!”他站起身来“母后,我要回去了,父王见不到我会很担心,我不能放他一个人待在皇宫。你…不想回来,我会听父王的话不怪你。若你想回来看看,我们都会很高兴。

  父王对外宣称的是,皇后一直在静养不见外人。他…一直抱着最后的一点希望等你。”听到门关上的声音,沈灿若坐在地上,没有动作。光慢慢地淡下去,暗一点点地侵入。屋子里黑着,他的身影没有变化。

  许多年前,他带着自以为是的坚持离开。这些年里,他一步步地在泥泞的尘世里摸爬滚打,方明白,在那人身边时,他为他挡去了多少刀光剑影。世态炎凉渐渐看清楚,许多的信念土崩瓦解,只剩下当初的理想在微弱地闪光。

  午夜梦回时,窗边明月,心口发痛。那个人,那份情,一直深植在心底,在血里,在里,拔也不拔不掉。也许,该有所决定了。他抬起头,望见窗外明亮的月光。圆圆的一轮,十五,将至。

  尾声门推开的时候,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望见不远处的人影时,他整个人呆在了那里。许久,找不到自己的声音。那人静静地,远远地,望着他。目光是梦里纠千回不变的情,像那一头银发般,将他紧紧地绕。

  他缓慢地,像踏着心底的响动,接近。一步。那,没有抬进王府的花轿,可会有这些年的纷纷挠挠。一步。那,没有逃离京城的快意,可会有这数不清的恩怨。

  一步。那,没有追出晋州的快马,可会有道不尽的爱恨。一步。那,没有重重皇城的山呼,可会有难舍难分的诀择。

  不是,不是那样。即使没有那些,他们还是会因为休戚相关的命运,被不可逃避地牵引到一起。

  既然如此,他们为何要逃。为何要逃。他走到了他的面前,颤抖的手摸着他的脸。他紧紧地被抱进了怀里,像要契入身体里一般的力道。

  “李兄,”他轻轻说“灿若回来了。”许久许久,他听到一声似有似无的回应“恩。”月圆,此时。(全书终)
上一章   母仪天下   下一章 ( 没有了 )
狂君的掠欢男我不是男奴我是罪人狡童错位卻情有色秋蓝刑床上床不说爱为人师表西江月
混混小说网发布的作品母仪天下转载于互联网,作者是宁江尘,旨在提供书友阅读参考。若《第61章月圆全书终》涉及版权问题,请通知我们,收到反馈我们会将相关稿件删除处理,因为本站编辑人手有限,感谢各位的包容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