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内容为《我的跟屁虫阿爹》第60章不止是父子全书完的全文阅读页
混混小说网
混混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重返乐园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全本小说 畸爱博士
好看的小说 天才相师 步步惊心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亿万老婆 锦衣夜行 步步生莲 异世邪君 武动乾坤 一柱擎天 九阴九阳 天才狂妃 百炼成仙 超级保镖
混混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我的跟屁虫阿爹  作者:狂逸 书号:51332  时间:2021/4/7  字数:5622 
上一章   第60章 不止是父子(全书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他不自觉的退后一步,双手抱紧小妖的身体。他心里没有感觉到害怕,只是对现在的情况无法做出反应而已。

  他简单的小脑袋根本不能应付这种不同寻常的状况。小妖还在晕。强光对它的眼睛刺太大。美貌的女人以怪异的眼光一瞬也不瞬的看着蓝鸢,然后再度走过去,伸手轻抚他光洁但异常惨白的脸。

  她手心的温度和近距离传来的气息让蓝鸢感觉舒服,似乎他认识这个他从来没见过的女人,所以也无法对她生出戒心。

  女人的眼眶开始积聚泪水,宝蓝如同璀璨宝石的眼眸在夜空中泛出奇异的光泽。她转过头希冀的问他们:“我们不是刚好中大奖了吧?佐,你告诉我?”

  被称作佐的男人走过来揽住她的肩亲了亲她微颤的,然后默默的解开蓝鸢的发髻找到他发旋正中的那颗红痔…他全身上下唯一的一颗痔。因为感受到蓝鸢的情绪,所以小妖对三人也是没有敌意,摇头晃脑的在一边看着。

  另一个全身邋里邋遢的男人走过来,看到蓝鸢发旋中的红痔惊喜的叫:“我们真的中大奖了诶!一来就找到了!”

  他伸手就想去摸蓝鸢。啪…女人一巴掌拍掉他的手,激动的紧紧抱住蓝鸢:“他是我的儿子,不许你碰他!你也是!”女人一脚踹开靠过来的佐。

  “小茹,他也是我的儿子…”男人苦笑。女人挥苍蝇似的把两个男人赶开,搂着蓝鸢往那个铁球走过去。

  “乖儿子,让你受苦了。我们这就回家,你叔叔和爷爷他们都在家里等着你呢。乖宝贝儿,你看你的身体,你受了多少苦啊?”

  她这边摸摸那边捏捏,心疼得眼泪扑哧扑哧直掉。后面两个男人对她的脾气实在无可奈何,这都是被他们给宠出来的,没办法。

  到了铁球的口,蓝鸢木讷的脑袋突然意识有什么不对。小妖已经飞蹿入光亮的铁球口到处游走,五颜六的各种按扭让它好奇不已。

  然后它眨眨眼睛,缩小尾巴小心的点了其中最大的一颗。铁球嗡的一声开始轻颤,邋里邋遢的男人大叫一声冲进铁球,看到一条巨蛇在飞船启动按扭旁边对他吐舌头,他头一大冲到舱门口对后面的一家子大喊:“快,快上来!飞船被启动了!”

  蓝鸢却在这时候停下,他惑的打量这两个让他熟悉的陌生人,问:“你们,是谁?”男人俯身亲了亲他的额头,微笑:“我是你的老爸,她是…”“我是你的妈妈啊,我的宝贝儿。”女人抱紧他。

  “老爸?…妈妈?”他楞楞的呢喃。两人将他带进飞船,舱门刚刚闭合,轰鸣声平地炸响,然后在巨大的爆炸中铁球消失了。***

  十六天后鬼炼站在金蝎城门外的土包上,及地的银白长发空飞舞,非人的面孔冰寒彻骨。远处城墙上的守城兵官心惊胆战的看着这边,特别警报的号角已经响彻了整个城市。

  就在几里之外的皇城近卫营里,天枢冷笑:“还有人说我是叛变吗?”他身前跪倒一地军队高级将领,存有异心或对金蝎还抱有死忠的几个已经被当场斩首。

  血腥的味道弥漫整个元帅营帐。天权笑的挑起一个男人的脸,看到他眼里无法抑制的恐惧高声一笑:“怎么,就你这种货当初也敢弑兄夺权,太不可思议了吧?”

  他笑,拂手间劈断了他的双腿。当初他敢打残天枢的双腿,现在他就敢斩断他的。下面一批忠于天枢的将领对他们真正元帅的惨号不屑一顾,两个小兵跑过来连忙将断腿拿开。

  “元帅,我们一直相信您总有一天会回来的。我们终于等到您了!”一个将军装束的男人抬起头,看着天枢的目光有抑制不住的狂热。

  “元帅,我们别的不说了。您要我们做什么,一声令下就是叫我们肝脑涂地也再所不辞!”天枢的情绪被往日一群生死兄弟的狂热给刺得激动起来,他说:“就算在被他陷害将死的时候,我也没怀疑过你们。你们,就是我生生世世的好兄弟!”天权眼一眯,剑削开断腿男人的丢了一只毒虫进去。

  尖利的惨号响彻整个军营,情绪激动的男人们也被震醒过来。天枢不好意思的看看不的爱人,然后大喝:“现在,我已经是魔轩帝国的人了。我要你们跟我一起打下金蝎,你们有什么问题没有?!”

  众将一楞,齐声道:“没有!”天枢的军队不只帝都近卫营这一支,各地的地方军队军权也大都掌握在他手中,他想叛变,没人敢说个“不”

  字。何况这些都是与他一起征战拼杀出来的兄弟。金蝎大帝对天枢的极度重用,终于自尝后果。军队开拔的号角响遍半个天空,鬼炼冰冷的双眼一眯,视线投向身前跪倒一片的鬼众。

  “灭?杀。”他身形消失。鬼众在后面跟紧他,一个个无视城墙上头的警戒飞身掠进城内,从外往里开始了…大屠杀…所有生命,一概不留。这些人,都是他们心中那唯一光亮的陪祭品!魔轩北方与金蝎比邻的边界,上百万大军摩拳擦掌。

  该是他们洗几百年辱的时候了!魔轩麟伫立在高台上,一身戎装的他在苍月佐的陪同下与士兵做着战前的鼓动演说。

  他在等,等待进攻的信号传来。既然大哥给了他改写魔轩历史的机会,他不就该好好把握吗?就算是拼一拼,他也有足够的把握了。

  内的金蝎,就是有千万雄兵也无法阻挡他的脚步!何况是他们的战神已经彻底倒向了他们魔轩这边!另一边,嗅觉灵敏的天狮帝国也在金蝎的边境囤积重兵。

  时刻关注魔轩情况的天狮新皇尉迟曜有更多此刻进攻金蝎的理由:让他此生第一次动心的少年竟然殒命于金蝎大帝!三大帝国,风起云涌。

  ***鬼炼直接飞掠进入皇宫,成一团的皇宫对他的入侵无法做出有效的抵御…还有谁能挡住他前进的方向呢?错,还有一人。金蝎大帝终于下他昏庸的外皮,阴冷的目光与鬼炼对峙。

  暗黑的气息侵蚀周围的一切,他也是个抗毒人,并且还会让自身的毒与真气融合达到更大的攻击效果。他狂傲的仰天大笑:“你以为,这样就想毁灭我的帝国?楼鬼炼,你太自信了!”

  多说无益,他的心已经破碎在了这个蓝鸢消失的地方,所有人在他眼里,只是一具会移动的尸体而已。

  小剑破空向金蝎大帝刺去,鬼炼同时而动。一人一剑的完美配合围攻让金蝎大帝心头不断狂震。原本暗中挑遍天下无敌手的他,终于遇上了他生命中的劫数,最大的威胁。鬼炼黑白色的冰冷世界里,只剩下了一个字…杀。…终于结束了!

  “呼…好累啊。妈妈,我们今天放假吧。好不好…我们放假嘛,我不要学了。”长了个头的蓝鸢撒娇的抱住与他同高的寒雅茹,不管旁边老爸狂吃飞醋。

  寒雅茹没好气的刮刮他的小脸,看向书房里的另一个英俊男人“哥,可以吗?”寒冰翎温和的笑笑,手上拿书敲敲蓝鸢的头“我就知道你这个小家伙,肯定坐不住。”

  蓝鸢调皮的吐吐舌头,对叔叔的教训有恃无恐。反正也不会有人真正说他的!嘿嘿,有妈妈宠他,有爷爷和干爷爷帮他,才没人敢欺负他咧!“佐,你去通知大家,我们下午坐船去荒岛上吃烧烤。”寒冰翎说。

  “YA!我就知道叔叔最好了!老爸,快去准备!快去快去!”蓝鸢拉着佐里奇跑出去。寒雅茹靠着寒冰翎坐下来,脸埋进他怀里。“都做母亲的人了,还这么撒娇。小心你的宝贝儿子看到了要笑话你。”寒冰翎崇溺的捏捏她的鼻子。

  “哼。我才不怕咧,臭小子敢笑话我,我就打他股。”“你还以为他是你那个抱在怀里才一个巴掌大的小婴儿啊,打他股,都这么大的小伙子了你还打得下手吗?”

  寒雅茹不高兴的嘟起嘴,随即又被寒冰翎按下去。她委屈的说:“谁知道才失踪一年找回来的就是个十多岁大的小子啊!我们空难丢他的那个时候他才三个月大诶!”

  儿子一下子就长大了,她最伤心好不好哦?她连当母亲的感觉都没体会到!而且,她现在也才二十多岁,居然一下就有了一个十多岁的儿子!不知道的人还要以为她是怪物咧!

  “给你省了些麻烦你还不高兴,别太贪心了。对了,你们俩多找他谈谈心,我看他有心事。别让他闷在心里,知道吗?”“有心事?我怎么没看出来?”寒雅茹奇怪。“那是因为你这个母亲当得不合格。”

  一个性感的男声从背后响起。寒雅茹哀叹,然后如预料中的那样被人提出冰翎的怀。“爸!”她不的叫身后的男人。寒冰翎仰起头,微笑的让男人亲他的。然后被抱进男人的怀里。“课上完了?”他问。

  “没有。小子坐不住了,我放他半天的假。爸,我们下午一起去游吧。”

  “好啊,我们也很久都没去过了。时间也刚好,梅森和他那小子正在闹矛盾呢。”中午,一艘被寒冰翎称做是“船”的邮轮开出太平洋中的群岛,驶向大洋中的一座未开发的荒岛。

  没有多余的保镖随从,一大家子自己开船出去“郊游”甲板上,小妖变大了身体绕着游泳池跟寒雅茹追逐。一人一蛇谁都不服谁,誓死要在速度和敏捷上比个高低。

  蓝鸢根本没有叫小妖给他老妈放水的念头,反而在一边给他丝毫没有形象的老妈落井下石。年龄的差距注定了让他们不能像普通母子一样有距离感,反而更像是姐弟。

  倒是佐里奇,找回蓝鸢之后他就真正的做起了一个父亲。在极短的时间内边得成稳重,让他一下子从几个兄弟显出来。

  用哈德?缪拉和其他五个兄弟的话说,他变老了!寒月残舒服的趴在躺椅上让儿子给他擦防晒油,寒冰翎故意把动作做得温柔得不能再温柔了,看得旁边一个人坐着无聊的梅森狠狠的别开脸不看他们两个。

  就在他前面,他的宝贝儿子兼亲爱情人Raul正跟蓝鸢瞎起哄,一会跑去寒七的赌牌堆里搅和,一会儿又去给寒雅茹火上浇油。

  反正除了搭理他,他什么都做了。邮轮还有半个小时就到目的地。蓝鸢跟Raul闹够了终于消停下来,梅森寒着脸抗起Raul就下去了。蓝鸢无辜的问寒月残:“爷爷,干爷爷他怎么了?”

  “没你的事,他跟Raul有点问题需要商量。”某人闭着眼睛舒服的回答。蓝鸢端了杯碧蓝色的饮料走到船头,铁栏下是奔涌的巨大花。

  邮轮的轰鸣声逐渐远离,他一静下来,心思又开始飘。他半个身子探出铁栏,对身后大家叫他小心的声音充耳不闻。

  翻滚的花叫他的心也跟着不安分,一种名叫悲伤的情绪悄悄爬上他心头,他鼻子一酸,泪滚出眼眶摔下高耸的船头。他又想他了…他心中的懊悔,从来都没有停止过…他根本离不开他啊!

  翻滚的海拍打着船头,风吹起他的长发,送来一丝丝他熟悉至极的气息。他的心突然开始紧张。下面的海翻出不同寻常的波纹,蓝鸢看着,迟钝的脑袋久久才做出反应…他一脚踩上铁栏,然后在身后众人的惊喊和身下巨大的炸响声中跳下邮轮。

  涌动的海水一瞬间淹没他的身躯,他根本不会游泳,在海水中他睁大酸涩巨痛的双眼,不断下沉。突然,一股熟悉的真气波托住他的身躯,他艰难的转头,在淡蓝的海水中看到他思夜想的男人。

  他就在他前面几米的距离!他拿着一柄巨剑像海神一般看着他!他向他伸出手,周围的海水让他不能呼吸,他痛苦的想哭。

  “爹!”他张口叫。一口海水灌进他嘴里,他要窒息了。对面的男人快速游过来,揽住他的身子冲向海面,冲向天。

  “啊!”甲板上刚冲到船头准备跳下去救人的众人被海里突然冲出来的两人给吓了一跳,然后更吓一跳的看到他们居然浮在高高的海面上!“这是在拍古装戏吗?我怎么看到了电视里的战神?”

  望月媚风傻傻的呢喃。蓝鸢剧烈的咳嗽,双手紧紧的扒着男人。“爹!爹…真的是你。你来接我了对不对?”蓝鸢涨红了脸,可怜巴巴的望着他。

  鬼炼无声,只是看他,一直看他。蓝鸢慌了神,捧住他的脸不断的亲吻。看得下面的人瞪大了眼忘了该反应。鬼炼一手持剑一手紧紧搂住蓝鸢,头埋进他颈窝深呼吸。这是他熟悉的气息,这是他的儿子他的怀中之宝!他真的找到他了!

  “鸢儿,你发誓再也不离开爹…你发誓。”蓝鸢一楞,然后哭着不断点头“爹,鸢儿不离开你!再也不了!我们一辈子都在一起,哦不,我们下辈子,下下辈子,永远都在一起!鸢儿哪儿也不去了,我们回家,回家好吗?”

  鬼炼不答,深深的吻住他。两个人终于肯从半空下来,众人看到鬼炼,再看看寒月残,然后把船舱里的梅森拽出来。

  “你们是天上那些家伙遗落在人间的三胞胎吗?”寒七的心里非常不平衡。一个寒月残和一个梅森还不够打击他们吗,为什么还要送一个异世界的来毁灭他们的自信心!蓝鸢赶紧抱住鬼炼为他申辩:“才不是咧!他是我爹!你们不许说他,否则我就叫小妖咬你们的股!”

  小妖在一旁听得委屈死了,咬别的地方不行吗?股…很臭诶!寒七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响,感觉不妙的他们齐齐后退几步,白秋落颤抖得指着两人,充希冀的问:“不要告诉我,你们、你们的关系…不止是父子?”

  寒雅茹“啊”的张大了嘴,佐里奇的脸色突然变白了。鬼炼搂着他失而复得的宝贝,警惕的盯着这些怪异的人类“他是我的。”他冰冷的宣布蓝鸢的所属。一瞬间,空气都静止了动。

  “YA!不愧是我的儿子,蓝鸢你好样的!”寒雅茹双眼放光的一把扯过佐里奇狂吻。木讷的男人没了反应。寒月残眯起眼睛打量鬼炼,然后对他竖起大拇指“兄弟,我认你了!”

  梅森叹息,无奈的摇摇头…又来一对。难道他们两家的血统都有伦的因子在里面吗?晴朗的碧空下,海鸥不知趣的飞过来呼啸而过。

  寒七里除了冰翎,其他人统统晕倒在甲板上…(全书完)
上一章   我的跟屁虫阿爹   下一章 ( 没有了 )
男妾奴隶国王与我金屋藏郎不伦之恋母仪天下狂君的掠欢男我不是男奴我是罪人狡童错位卻情
混混小说网发布的作品我的跟屁虫阿爹转载于互联网,作者是狂逸,旨在提供书友阅读参考。若《第60章不止是父子全书完》涉及版权问题,请通知我们,收到反馈我们会将相关稿件删除处理,因为本站编辑人手有限,感谢各位的包容与支持!